曲翮

曲翮

【蓝氏双璧】白月光


清冷的光透过浓重的黑夜覆盖的楼阁,顺着光路甚至可以看着因为有人进入而细微浮动的尘埃。
蓝曦臣拖着一身斑驳竹影,仰着头去看画上的人。
画上的人端的正好,笑的一脸的温润。发丝勾勒的极其的细腻,每缕都妥帖的束在高高的玉冠,耳旁顺着缕细发,轻轻的被撩拨了起来。但是画上的唇点的殷红,红的像颗朱砂痣。
好一副唇红齿白!
蓝曦臣站定了许久,小心翼翼的抚上画像上的人,温习着熟悉的面孔,细细的描摹对方的容颜。纸张细腻的很,粉料也用的是最好的松石料,就是…这唇太红了一些。
蓝曦臣噙着苍白的唇这样想着,手却轻点上朱唇,他的手就这样莫名的定在那里。
就像个迂腐至极的书生居然海被邻家小姑娘漩漩的酒窝震住了一般,失去了往日的清规戒律,不知道是继续轻薄红颜,还是应该羞然的拱手。
月光苍白而浓稠,斜斜的泻了一半进来,蓝曦臣觉得画上那层朦胧的苍青烟色要被沁染出来了一样,而一块一块的向下掉落,剩下的只有一层苍白的皮囊。然后是被糅踌的唇,被月光腐蚀的掉了颜色。蓝曦臣忙忙的用双手去掩住月光,而阴影下的红唇更显得斑驳如血,红浓重的不成样子。
蓝曦臣又急急的窗户掩上。
屋里的苍翠又凝回了画上,画上的人仍旧是雅正的泽芜君。蓝曦臣觉得眼前有一片朦胧的烟,又觉得看的不真切,凑近了去看,画上的人薄薄的掩了一成阴翳,面色冷峻了不少,像极了迷途在外的人。
蓝曦臣还是觉得看不真切,努力急切的将自己贴近他,直到他冰冷的额头与对方温热的面庞静静相贴才感到了片刻的安宁。
安宁到了蓝曦臣颤抖着肩膀,静到了苍白的指节都被拽到泛红。
画中的人在哭泣,画里的人早已远去。
他是人间里打过滚,但是没有染着世俗脏水的君子,却只能在亮澈的白月光下,倒影在藏污纳垢的淤泥沟池里。
他逃出世俗阴暗的围城,逃过黑暗重重门,破门而出,迎头被清高的白月光销到魂飞魄散。